空凡

iphone摄影
手机摄影

深秋北京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半夜,被窗外的风声吵醒,听着呼呼地北风,只觉得凉意,起身关好门窗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早上,睁眼看着变蓝的天空,满是惊喜。原来半夜的这场风,刮走了连续几天的雾霭,天空变得干净起来,透着湛蓝的天空,远处飘着几朵云,这种天满满都是久违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在北京,似乎我开始适应起了雾霭,满眼望去全是灰蒙蒙一片,抬头瞬间太阳也不会那么耀眼,走在大街十有八九戴着各式口罩。即使走在地铁口,雾气也会涌进,有时这种雾气会闻出一股臭味。傍晚北京的雾霭有甚于任何时候,那时我只想用“窒息”来形容。这样的天,在入秋后,几乎天天有,随即散步代替了跑步,宅着代替了外出。你看着它,总不知要去哪,哪里可去?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想想青藏的天,为什么北京不如此美哪?我甚至把那首诗改编了一下: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你吸,或者不吸我

        我就在那里 不悲不喜

        你弃或者不弃我   雾就在那里不薄不厚

        你躲或者不躲我  霭就在那里 不增不减

        你跟或者不跟我   我的气就在你的肺里不舍不弃

        来京城里  或者    让我住进你的城里

        默然相吸

        寂静呼吸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习惯,有时候是个可怕的东西。就像北京的雾霭,你习惯了,也就见怪不怪。对于蓝天的憧憬慢慢也失去了兴趣,每天都一样,也就变得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间的蓝天,让这一些又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深秋,就这样在北风的惊喜之下,漫步在老城区的街道上,看着路旁已经开始泛黄掉叶的树木,在太阳的照射下,映射出轮廓清晰的倒影或在墙上,或在路上。此时车辆与行人也加入进来,随着参体的移动影子也移动飘浮起来,或前或后,或左或右。

       老城区的诸多使得这里完全有别于新城,在这里,树木明显多了岁月的痕迹,一人抱起粗壮的树干比比皆是。有些树叶依稀可见,抬头瞬间,这些本已枯黄的树叶在光照的照射下,更是迷人的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走在这样的街道上,看着拥拥攘攘的人群走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,过往的车辆走走停停。风也加入进来,时不时的秋风吹拂在身上,带着秋意的阳光,更满是舒服。风,不是很凉,太阳也变得暖和起来,在深秋傍午的时刻走在满是枯黄秋意的街道上,这就是北京。或许,只有秋天,北京才是最美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秋天,由绿变黄的银杏叶,在太阳照耀下泛着黄的那时,是我的最爱:抬头时,随意一个角度,这种黄很简单的就和天空的蓝结合起来。色彩分明,颜色清晰,简单的搭配却透着各自独特的美,而这也是我想要的秋天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走着,一栋褪色的中西建筑风格的楼开始显眼,走近后“北京大学红楼”印入眼帘。看着这种楼,我想到的是汉口,没想到北京也有。有时候,站在原地,就那么的看着它,似乎多了份历史的溶入感。踩在依旧能发出声的木质地板上,看着眼前的“第一阅览室”“第二阅览室”“文科教研室”,联想在这里读书的种种,历史的沧桑使得这里变为了今日的景点,而今这些字眼也变为了历史的定格,已经搬去西郊的北大似乎也失去了一股历史的沉淀,我想我更喜欢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老城区的北京,房子都已四合院为主,倾斜的房顶,带着台阶的大门刷着红色。有时候,空中也会飞过鸽子,老北京似乎就是这样的味道,但如今不走近老城区似乎也难以看到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