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凡

iphone摄影
手机摄影

印象拉萨

        从西宁出发,沿途经过德令哈、格尔木、那曲,最终在全程耗费20多个小时后抵达拉萨。

       途径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交界的部分,依稀可以从植被的覆盖上看出:从西宁西出发后,首先印入眼帘的是胡杨,铁路沿线的胡杨,在阳光的映照下格外动人,或绿或黄。经过格尔木后,地势开始高耸,列车爬坡后,逐渐进入可可西里,在这里,时不时出现的老鹰盘旋空中,在这无望的无人区,觉得多了一份自我,总想驰骋在这其中,或步行、或驾车。看着窗外时不时经过的车辆,不得不赞叹青藏公路、铁路修建之难。藏驴、藏羚羊、牦牛依次出现,换个季节来,这里又是另外一番收获。经过可可西里后,列车开始驶上唐古拉,整个青藏铁路的最高点,看着近在咫尺的雪山,车上的人都拍了不停,每个人都赞叹这里的雪会反光。雪山、河流、草原,在这不断靠近拉萨的空间里,它们一直在我们身边,我有时觉得我们是不是在绕着圈子走。就是在这样不断的亢奋中,拉萨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从黄土高原到青藏高原,又从青藏高原的雪山、无人区、草原下到拉萨河谷,在这升降的过程中,不是不断感慨大自然的神奇以及人类的伟大。

       进入那曲后,沿途都是草原,草原上数不清的牦牛、羊总让我幻想在草原烧烤的情节。慢慢列车进入拉萨河谷地区,瞬间被山谷包围起来,而拉萨就处在这里的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  坐上1路公交后,看到布达拉宫,才真正确认我是到了。

      拉萨,近在咫尺。曾经无数次想过这里,所吸引我的是,这里是一片净土。

      早上看着围着布达拉宫转圈的信徒们,在想到底宗教会让我们如何?在这里,宗教的浓厚气息开始显现,其实当我站在公交上时,就听见很多人开始念起佛经来,虽然听不懂,但我知道,这就是信仰,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我们很多可以寄托的精神。如今拉萨、丽江、凤凰、厦门都是文艺青年们的向往佳地,或许正是拉萨的这种不同吸引了这些人:有骑车的,有徒步的,有搭车的,所以在这里遇到这样的人不足为奇,也不要惊叹,有些东西是每个人都可以的,但缺一份行动力。在这里的老外倒不是很多,我知道进入西藏和新疆是需要通行证的,所以对老外来说,来这里并不容易,不过此行的车上就有一个俄罗斯女性,看着她躺在列车的睡觉的样子,你不得不为一些收获付出一定的代价,但是这份付出是值得,看着彼此心照不宣的拍照,这种收获就已经开始萌芽。

       走在布达拉宫广场,跟着藏民顺时针走着,拍着,总想拍出些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来,但在这里镜头似乎不完全能表达很多。我只能从不同的角度试着去处在我不同视角的布宫。布宫,这是我在拉萨听到的叫法,很多人都把“布达拉宫”叫做“布宫”,起初我听成了“故宫”。在一个付费摄影点拍了几张50元与布宫的结合照后,认识了一个了来自上海的同龄人,两人随即结伴去了西藏博物馆和罗布林卡。

       在西藏博物馆,恰好还有表演,看了会后就围着博物馆逛了起来,看着唐卡、各种佛像以及达赖们的印章,总觉得这里的东西保护的真好,如果内地当年没有遭受文革,如今我们又可以看到多少祖先的杰作哪?去了罗布林卡后,意识到宗教为什么被后来欧洲王室慢慢精简化,在这里的各式颇章里,那些近乎奢侈的佛像就是例证,所以我想到了以前宗教近乎奢靡的原因,在拉萨的街头,看到的喇嘛,其实也就心照不宣了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,如今想来,拉萨因为宗教的缘故,街头充斥了太多要钱的人,几乎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,很多时候,我已经没有了这种同情心,而且是在拉萨,我总觉得他们是在利用佛教徒的慈悲为怀,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不依靠这些哪。中午在西藏博物馆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吃饭时,三个藏族小孩走进来,要钱,我给了一个女孩仅有的零钱后,就不想在搭理后面的男孩,结果他跪了下来,我让他站起来,不要随意下跪,不过同行的人给了点零钱,对于这样的场景,我是种无奈,尤其还这么小,长大以后,内心世界又会怎样。给了,他会一直效法,毕竟在这里其他人都不敢怠慢藏民,或许出于表现自己的内地怜悯之心;不给,他会鄙视,用异样的眼观看着你,慢慢又是种民族间的歧视。在拉萨的街头,很多时候,我发现我被分类了,我是汉人,他们是藏人,而我们很难把自身与他们联系起来——中国人。这种明显的身份界定,让人多少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逛完罗布林卡,去了八角街,此时正好下午,光线也是最好的时刻,慢慢围着大昭寺转经的民众也多了起来,真想问问他们,每天他们要围着拉萨的寺庙进行多少次朝拜?八角街,在这里,我更喜欢这里的藏式民居,不高,但充满藏式文化特色,小巧的很别致。在拉萨的每栋建筑上都插有国旗,或许这也是我目前见过这么国旗唯一的地方吧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跟着信佛们顺时针走着,看着,拍着。看着他们,其实完全不用想其他的,在这里,他们的精神世界真的很饱满,这种虔诚恰恰是我们许多人如今都不具备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沿着来之前的路去到了小昭寺,在附近的一个藏式甜茶馆点了一壶藏式甜茶和两碗藏面,不过坐在店中的人,就只有我们两人是汉人,吃面喝茶时的对话成为了她们口中的笑话,我们也不经不好意思起来,吃完后,还想来一碗,不过我觉得有些东西适度就可以,多和少都不好,适中就好。在去小昭寺的路上,我突然意识到了拉萨啤酒,第一次喝还是在武汉LOFT,那时老胡从拉萨带回来是卖的,不过后来就都自己喝了,我很喜欢拉萨啤酒对着冰,喝起来很清纯,能尝到一股高山水的纯净,那种冰凉仿佛让你置身在雪山之上,喝来回味无穷。直到那天,我才再次喝到,离开拉萨的时候,去超市又买了很多,不过这次是带回家让亲人尝尝的,我突然间明白了,好东西是需要分享的,这样才会更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时间很紧张,但我明白,这里,我不单单来一次,以后我还会来,以后我会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,切身的去感受,然后在寻找起初的那份冲动。所以走前,我没有遗憾,带着这一份懵懂离开了,但这已经够了,我满足我要来就来的这份成就感,毕竟这,已经拖了两年多。

       在重新坐上1路公交往拉萨火车站的途中,公交驶过拉萨河后,拉萨新城就出现了,在这里完全是内地的克隆版,我不喜欢在拉萨也搞新城,即使要搞,为什么不遵循当地建筑风格哪。所谓的拉萨新城无非就是矗立着的几十栋高楼,毫无建筑风格。在这里,马路也宽了,也建筑了相应的配套设施,可是,你很难把这里和拉萨城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在拉萨城区,我只看到拉萨公安局有着七八层高,其他的建筑都以二三层为主,但都充满显明的藏式特色,红、白为主的色调,配之些相应的宗教文化符号,就是这种不同也已经很难在内地找到了,几乎内地所有的地方都开始雷同化,类似化的建筑风格让每个地方开始失去自己的特征,只是因为气候、地貌、证件、车牌、路标这些字眼才可以让我们明白自己身处何地?

      所以看到拉萨新城后,我开始觉得拉萨已经在失去这种独有的文化特征,如果我是有着良知的民众,我会反感,继而对汉人产生怀疑,是不是有着同化的意图。有人可能说,没必要担忧这么多,但是这些问题如今再不担忧,未来产生的影响绝不亚于08年拉萨的那场骚乱。

      回北京的路上,我一直在拍延时,很少跟身边的一次性朋友交谈,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这份担忧,只是不喜欢同化毁掉太多东西。联想当年梁思成痛哭北京城里的一些建筑,我们真的还要在这下午吗,难道中国人历来就没有继承的传统吗,难道我就喜欢拆了建,建了拆吗?


评论